您当前的位置:>>>

一个“破烂王”的三年轮回

变宝网07月01日讯

近两个月以来,一波下挫行情让废品回收行业备受冲击。而相似的情形,曾经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上演。

 

从口袋里摸索出两个钢镚,换回一张皱巴巴的20元纸币,放在掌心里捋了又捋。11月22日中午,一位在王官庄小区转悠了一上午的“破烂王”从老赵的废品回收站默默走开,手里掂量的是当天上午的全部收成。

 

一声叹息

 

“泡沫,1斤半,3块;废纸盒,30斤,15块。”坐在秤的这一边,每收一点货,就往本子上记一个数字,钱数脱口而出。收下了这位“破烂王”一上午的收成,见对方闷闷不乐,老赵下意识地叹息一声。

 

刚刚年满50岁的老赵其实不算老,但在废品收购行业里断断续续地做了28年,他的本名赵宗堂已很少被人提起。包括天天来给他送货的“破烂王”们,多数也只知道他姓赵,不再年轻,遂称老赵。

 

前一段时间高位收购的七八吨货,眼瞅着一吨要赔300块钱,老赵心里有点疙瘩。正常情况下,一吨他只能赚50块钱,而一赔却是三百,这让老赵连连感叹,幸亏咱囤的货少。

 

前来送货的同行们不断向他反馈着市场上的信息。大金庄一个收啤酒瓶的,上半年收了10万多个啤酒瓶,3毛钱收的,而现在只卖2毛7。旁边一个收铁的,一吨多铁,1.6元/斤-1.8元/斤收的,而现在,最好的也只能卖到1.2元。

 

低位运行的价格以及大幅下滑的收购量,让他们的整个生意呈现颓势。

 

“以前,废报纸1块钱一斤,现在只有6毛,同样赚10%,之前赚1毛,现在赚6分,一百斤就少赚4块钱。”老赵算着账,之前每天能收四吨多废纸盒、一吨书本、一吨废报纸。而现在,书本和废报纸加在一起也只有七八百斤。

 

这两个星期,废纸的价格出现两个月来的第一次小幅反弹,习惯坚持“随收随出”的老赵,冒着风险稍微囤了一点货,七八吨废纸盒、七八吨报纸和旧书。只要价格能继续往上走一点,利润就高一点。听说老乡王福成囤了100多吨,老赵不敢,一来没那么大规模,二来万一再碰上2008年那种下跌呢?

 

三年前的噩梦

 

2008年那个冬天里的急速下挫行情,几乎是从业者共同的噩梦。

 

一位刚刚送货给老赵的菏泽鄄城籍“破烂王”介绍,自己当时没存别的,几年下来,攒了几百斤铜。结果,最为值钱的铜,30块钱一斤收的,价格在很短的时间里就跌到了10块以下。一万多块钱,一下子就没了。

 

“到现在,还有好多人不敢收铜。”他苦笑着介绍,那一次,就改了。

 

其实,那一波急挫之前,价格一路上扬。很多人都在瞅着赶紧囤货,力争抓住最高点。但这行情就跟股市一样,说跌就跌了,很多人成了击鼓传花游戏中那个手持花束的人。

 

丁庆军当时任济南市再生资源总公司黄台公司经理,一直坚持“随进随出”的经营之道,但陆续分拣出了一批200吨左右的上等废钢,试图“赚个好钱”,未承想恰恰是这批没舍得卖的宝贝赔了钱。在很短的时间内,钢厂的回收价从3900-4000元一吨迅速跌至2400-2500元。 

 

老赵当时囤的货不算少,他比划着,从院子的北墙一直到南墙,百米左右的院子里堆了几十吨废纸。结果,废纸盒的价格从每斤0.82元一下降到0.25-0.30元,尽管暂停了收货,全力往外抛货,最终还是有2万多块钱打了水漂。

 

那时候,走街串巷20多年的老赵才入驻这个空旷大院不足两年,年纪大了,便不想再风吹雨淋地满街跑,投点本钱干了收购站。很快到来的2009年春节,老赵一个人留在收购站里看门,躺在狭小又黑暗的小棚子里,他算了一下,损失的2万块钱,差不多正好是他风里来雨里去整整一年的收入。

 

规模更大一些的王福成至少赔了20万元,但他印象最深的是,回家过年的时候听人说起,有个在另一个城市收铜的老乡,在那一波急挫的行情过后倾家荡产,媳妇受不了打击,自杀了。

 

不全是坏消息

 

2008年冬天的那一波崩盘行情,让接下来的一年几乎完全处于喘息阶段。

 

“一直到2009年第四季度,多数经营者才慢慢缓过气来,陆续走出亏损困境。”丁庆军介绍,急速下跌的价格,随着时间的推移一点点回复,2009年、2010年,这一波“慢牛”行情,一直延续到了2011年8月,尽管再也没有触及2008年大跌前的那个高峰。

 

而老赵承受的压力还不止于此。租赁这个空旷大院的一角,起初年租金只要5000元,而现在,已经涨到了16000元。

 

王福成租赁的货场涨得更多,从每年28000元一下涨到了6万元。而他目前最新的担心是,等附近的路修好了,这里是不是又要拆迁?届时,他将不得不重新寻找货场。

 

连那位因为几百斤铜赔了一万多元的菏泽籍“破烂王”,也未能迎来好消息。那个曾经允许他免费常年蹲守的小区的物业,2009年就告诉他,要想继续在这里干,每月交200元管理费。

 

“2008年是一下子塌了,这一波是慢慢地。”老赵介绍,现在,只要保持一定的出货频率,就赔不了。所以,尽管这段时间处于废品行情的传统淡季,老赵还是不断安慰自己,“有点事干着,能赚就赚点,把生意养下去,不赔就是赚。”

 

何况,生活中并不全是坏消息。2010年,儿子结婚了,儿媳非但不嫌弃这一行,还跟丈夫一起来到了济南,帮助公爹老赵打理琐碎的生意。看着儿子儿媳和和睦睦踏踏实实地忙碌,老赵知道,这才是自己最大的收获。

 

重新认识“破烂王” 他们值得尊重

 

“兄弟,能像你这样跟我聊天的人没几个。”刘梅是在11月22日中午缓缓说出这一句话的。那时候,我刚刚与这位在济南打拼十几年的“破烂王”,站在马路边,聊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

这位来自菏泽农村的普通女子,最近一段时间一直都在济南市和平路边——我暂住的小区门外,或坐或站地守着一辆破旧的三轮车,等候出售废品的小区住户。必须承认,如果不是因为采访,天天进出小区的我也很少注意到她。而家里偶尔需要处理的废品,早就卖给小区里面那个人了。

 

她把我与她的聊天当做了一种恩惠,这让我隐隐有些不安。是什么时候,我们开始忽视他们?抑或说,我们曾经注意过他们吗?像刘梅这样以废品回收为业的人,在济南市再生资源行业协会的估算中,约有1万-2万人。他们或者蹬着三轮车走街串巷,或者守在楼群下的一角,与我们惯常不愿伸手的“废品”整日为伍。

 

但正如刘梅的另一句感叹,我们是收废品的,而有些人把我们也看成了废品。甚至曾有一个小伙子,听刘梅说让他爱人帮忙拿一下废纸箱时,这样回答她:“我老婆是什么人,怎么能碰这种东西?”他忘了,刘梅也是一位丈夫的妻子。这位收废品时会专门戴上护袖与围裙的女人,在生活中也是一位爱干净的主妇。

 

我们习惯性地遗忘一些人,其实大多时候是因为我们并不真正了解他们。就跟我之前并不曾留意刘梅,对她的境况一无所知一样。这一次,我们走近她、走近他们,也正是为了寻求这样一种了解,以了解促进理解。

 

简单地揭秘、窥探与猎奇,显然无助于对他们的了解,更谈不上理解。因此,我们走到刘梅的身边,走进济南市王官庄小区的废品收购站,走进二环西路的货场,走进他们在城市角落深处的家,力求一步一步逼近他们本真的生活,同时触及他们的内心世界。

 

这么多年以来,我们呼吁关注瓜农、菜农,关注建筑工人、环卫工人,关注下岗工人,关注老弱病残。然而,我们从未真正关注过同样美化着城市的刘梅们。远离家乡、别妻离子、蜗居在城市角落的他们,几乎游离于整个社会的福利制度之外,也始终未能赢得我们的关注。哪怕当他们在经济形势的震荡中默默承受着割肉般的损失,也从没有谁,向他们伸出一双援手。

 

济南市再生资源行业协会的数字显示,2010年,省城回收的废钢材总量达17万吨,废造纸原料13万吨。在推动循环经济发展的链条上,恰恰是整日忙碌而被忽视的刘梅们,一点一点地让它们有机会变废为宝。

 

在倡导低碳和节能减排的今天,自觉与不自觉间,刘梅们所做的其实是一份闪耀着功德的善事。这几天我一直在想,如果说当时我们真的做了什么,也只不过是送上了一份尊重——像面对朋友、长辈那样和和气气、实心实意地与他们说说话、唠唠嗑。如果不能做什么,就从这一份尊重做起吧

 


【变宝网-再生资源行业最具影响力的电子商务平台】
关键词:
热门产品(按字母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