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>>>

金城江:“破烂王”万清的感恩故事

变宝网07月01日讯

有些人富贵显赫,但骨子里拥堵着自私冷漠的血液;有些人地位卑微,却有着火一般的炽热情怀。 

 

破烂王——老实人——行善者,不知这样的链接是否合乎人们的想象,但站在弱势群体队列里的万清,却用真情和善意,编织出以德报德、好人好报的感情纽带。 

 

22位老人收到意外之礼 

 

2011年10月5日,重阳节,在金城江六圩镇六圩老街,社区干部正张罗着为街坊所有老人过节。 

 

当天,4名队干“分兵”四路,给22名80岁以上老人送封包,每人100元。谈海智边送边介绍:“这是社区的一点心意”。派发完毕,谈海智才知道送礼人不是社区,而是“破烂王”万清。那天,万清把2200元封包钱塞给社干后,依然去收破烂。 

 

今年82岁的容敏老人介绍:“收到‘破烂王’的封包,即感激又觉得难受,他不也是很困难吗?”84岁的莫寿林感慨,亲朋好友都没打封包,一个非亲非故的外乡人却来孝敬我们,真好人! 

 

20多天过去了,如今仍有老人不舍得用那100元封包钱,认为“来之不易,弥足珍贵”。老人们千嘱咐万交待,叫社区干部一定要感谢“破烂王”。 

 

拾荒路上的诚信目光 

 

酱黄的肤色,留着淡淡的小八字胡,微微外突的眼睛大而有神,白色长袖T恤上布满污渍,一双再普通不过的褐色塑料拖鞋在秋风中让人感到阵阵寒意。 

 

“破烂王”的家是一栋70平方米左右两层小楼,苍蝇盘旋飞舞,堆满废旧杂物,一张矮桌、几把木椅,一台旧式彩电,构成了一楼厅堂里的简单摆设。 

 

“不要叫我‘破烂王’,那是发了大财,家产上了百万、千万的(才称为王)。我只是一个收废旧的,称不上王。”万清边介绍边走,开始了一天的拾荒历程。 

 

一路走去,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,万清都一一热情招呼。偶尔,在街面和公路边,会有人“老万老万”地叫他。这些暖人心语和张张笑脸,看不出彼此间有什么距离,倒感觉到融融暖意。 

 

“六圩老街上的人都愿把废旧卖给你吗?” 

 

“这倒是。他们把破烂堆在家门口,一般不卖给别人,都说要等贵州佬,指的就是我。”万清得意地介绍,有时太忙,赶不及收六圩老街的废旧,乡亲们就是等上三五天也要等他。这种“默契”一直保持了10年。 

 

上午9时许,跟随万清来到金福路美食一条街。万清停好三轮车,便走到沿街的店铺里,抱出废纸箱、酒瓶,自称自量,或是把钱交给店铺老板,或是直接到店铺柜台上记账。麻利地将一应物品装上车后,又推着三轮车走向下一家。 

 

“七八年了,一直都是这样,他说多少钱就是多少钱,我们从来不过问。”一大排档老板介绍。“这个阿弟为人真的好。收到没开封的或剩下半瓶以上的酒,都主动拿回柜台上放,这种人我们信!”在一鱼庄帮忙的余阿婆如是介绍。 

 

上午10时许,在一家酒店门前,万清从厨房里抱出一堆酒瓶后,仔细查看每个瓶子,把有剩酒的瓶子挑选出来,再统统倒到一个酒瓶里。随即,旁边的停车场里突然走出一位50岁开外的人,提起装着剩酒的酒瓶就走。万清说道,他是保安,每天都要在这要一点酒去喝,喝完就会把瓶子还回来。这些剩酒扔掉可惜! 

 

万清透露,自己也有碰到那些违法盗割的废旧,转卖出去是很赚钱的。“但我要的是重量,不会要意外之财。”万清非常坚定。 

 

“小猫酒家”服务员潘琴介绍,万清有他们装废品小房间的钥匙,都是他自己开门、称量、记账;厨房里的废旧也是让他独自去收,把钱放在抽屉里即可。 

 

在整个收购途中,也看到了一位并不友好的店主。一位老板模样的人把一个瓷花瓶踢到万清脚下,说“这不值钱的瓷花瓶,你不收也得收”,并叫如实记录。早已习惯忍辱负重的万清并不言语,只是转身默默地把瓷花瓶放到树脚的垃圾袋中。 

 

上午12时许,万清推着200多公斤的货物来到废品收购站。一番计算之后,利润仅为18元,这就是万清一个上午的收入。 

 

“今天上午货收得少,收得多一天有2吨,收入会高一些。”万清很知足地笑了。 

 

“我想在这里住到终老” 

 

回忆起在金城江的创业经历,万清介绍,最让他难忘的是2002年初到六圩老街捡破烂的那“最好的3天”。 

 

那天正值腊月二十四,万清从贵州省遵义地区正安县,携妻带女来到金城江,行装如同逃难一样,穿着破衣服,背着烂被褥,身上仅有10多元钱,连50元一个月的房租都交不起。 

 

天寒地冻,人生地陌,万清从小就知道收破烂是最卑微的行当,会让人看不起,但面子事小,生存事大,为了全家生存,他花11元钱买了一对箩筐、一根扁担和两根绳子,连秤都没有钱买,第二天就到六圩老街收废旧。 

 

年味渐浓,家家户户忙着过大年,瘦小的万清走街串户,看到人家门口堆有些瓶罐、纸壳之类的,就硬着头皮问:“这货卖不卖”?不少好心人就说“拿去吧,不要钱”。 

 

拾荒第一天,万清就挣了34元钱,而最大的收获是感受到河池人的淳朴和善良。 

 

紧接着,到了大年三十、初一,万清仍旧挑着箩筐出去收破烂。街上人家纷纷把废旧送给他,也图个吉利。3天下来积攒的废旧卖了400多元钱,万清一家度过了一个温暖的春节。 

 

拾荒者最怕见到蔑视的目光和刺耳的冷语,而万清如今却有另一番心境,他介绍:“如果河池老百姓对我不好,看不起我的话,我不可能在这里长住。大家早已把我当作亲人,这里就是我的家,我想在这里住到老”。 

 

水傍船,船傍水。万清如今在六圩街上有了结拜兄弟,还攀上了亲戚,逢年过节,街坊邻居会给他的孩子派发红包,哪家有红白喜事,万清从不缺席。 

 

失信败家,诚信立业。10年下来,凭着诚实守信,广收薄销,如今,万清在金城江已有600多户固定“拥趸”,70%是在家坐等他上门收购,每天购销废旧在2吨左右,他由此成为城区有名的“破烂王”。目前,他已购置了自己的房产。 

 

做一个回报社会的好人 

 

10月21日,被辗女童小悦悦不治离世,一位朋友向记者“推荐”了万清,这种“巧合”让人不得不想起社会冷漠、好人难做的沉重话题。 

 

说起小悦悦,万清情绪有点激动,他说,从电视看到了,怎么会有那种事呢?! 

 

“我这次捐钱后,有的说我拿钱买官,想当村长,有的说我钱多得用不完,拿来出风头,为自己打广告。”万清委屈道。 

 

万清捐款前与爱人商量“一拍即合” ,想法很淳朴,就是回馈、报恩。他坦言,收废旧“玩” 秤头,干那些违法的事,钱确实来得快,正正当当地做,一两个月也赚不了2000元钱 。  

 

重阳节后,4个组长联名写感谢信贴在街头,还送了一面锦旗。“这点小事,弄那么大一张纸来贴起,让我脸红,觉得不好意思。”万清介绍,他敬老是应该的事,不值得宣传,也不怕别人讲“闲话”。 

 

44岁的万清连初二也没读完,但他的许多话语总是那么情真意切,充满哲理。“一个人这么做(善事),如果能带动第二第三个人,到处都有这样的人的时候,这个社会就会慢慢好起来。人要生存,离不开社会,要为社会作贡献。大家都来支持公益事业,尊老爱幼,社会才会和谐”。 

 

万清介绍,他还有一个行善“项目”,会一直做一个回报社会的好人!

 


【变宝网-再生资源行业最具影响力的电子商务平台】
关键词:
热门产品(按字母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