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>>>

怎样在电商时代快人一步更好回收废品

变宝网4月20日讯

常涛一瘸一拐走过来,他前两天滑雪刚摔伤了腿。办公桌上一摞宣纸,上书金文墨迹未干。常涛爱玩,文的武的都能来两下。 作为北京盈创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总经理,常涛在事业上也玩得风生水起,早年玩IT,年纪轻轻即已实现财务自由,现在玩垃圾回收乐此不疲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面前这台智能回收机“也很好玩”。 

点击触摸屏上的“投瓶”按钮,阀门打开,投入饮料瓶,显示返利金额,可选择为公交卡、手机充值或捐款。我输入手机号码,5秒之内收到成功充值0.1元的短信。 

这是盈创基于物联网技术开发的“智能化固废回收整体运营解决方案”回收机,可以收集瓶子的生产时间、品牌、型号、去向等数据。 

这家名不见经传的企业的智能回收机见于北京地铁、机场、学校等公众场所,为企业提高了不少知名度,常涛的理想是用它“颠覆回收业”。常涛设计了一个递进的业务发展模式:做回收机业务,让人们可以在回收机上卖废饮料瓶、废纸、旧智能手机、旧电池、旧节能灯……;上线O2O业务,规范10万一线收废品者,让人们可以在网上下单卖废品;第三是创立一个可再生品品牌,用可再生品做成纯再生品商品出售。 

盈创用什么撬动这个沿袭数十年的行业?它凭什么调动用户积极性并取得一线回收者的信任?“羊毛出在猪身上,让牛去买单”的互联网思维在如此传统的垃圾回收行业玩得转吗? 

从时尚达人到垃圾大户 

盈创副总经理刘学颂说,盈创目前已在北京铺设了1000台左右智能回收机,公司内部测算,每1000台回收机可以让回收成本降低10%左右。刘学颂打开手机给我看盈创的信息化平台:3月4日,盈创回收饮料瓶数量共350万个,当天有224人投瓶后直接捐掉了,有3394人给一卡通或手机充值,有317个新条码,即新出现的饮料,机器24小时内可自动学习并自动识别。 

投入回收机的空瓶子,最终会回到盈创工厂,经过预洗,自动分类、金属检测及人工分拣之后,再经过干湿粉碎,用生物清洗剂深层清洗,深度净化等专业工序,制成聚脂片。这些切片被送往各大饮料工厂制成瓶坯,生成瓶子,完成无害清洁化处理。

其实,盈创做智能回收机的初衷并非实现环保目标这般“高大上”。四年前,时尚达人刘学颂“沦落”为跟一线拾荒者抢垃圾时,他们急需解决的是原料短缺问题。 

刘学颂曾就职于日本知名的时尚企业,10年前频频被时尚杂志采访。后因机缘巧合,加入盈创。当时公司只有两个高管,另一位高管杨光泽做传统建材起家,必须在一线管理生产制造。因此,热情满满、打算投入品牌宣传工作的刘学颂被推到一线回收垃圾。 

“那时真是要疯了!”刘学颂说,“对所有回收企业来说,货源短缺都是痛点。”由于盈创将空瓶回收后,会进行很多零排放、零粉尘的环保处理,处理成本比别人高,所以空瓶回收的价格在市场上没有竞争力。盈创的设计产能是5万吨,一年的回收量仅有2万多吨。机器启动需要用氮气达到280度高温,一旦启动就不能停,因原料短缺,盈创一次停机损失10万以上。

刘学颂曾经秘密约谈几个大户,试图用稍高的价格培养几个大供应商。没想到,“密谈”第二天一早,所有供货商都给她打电话要求涨价。原来这些供应商全是河南人,且几乎全都沾亲带故。后来,她找了一个湖南的供货商,没想到同样被所有河南供货商问责,因为这个供货商的老婆是河南人。 

那是个冬天,货源比夏天更为紧张。刘学颂感觉“实在干不下去了”,她想到了同学常涛。 

常涛是个IT老兵。这位北邮的毕业生曾被分配到世界500强普天做软件开发,这也是常涛唯一一次打工经历。2003年后,常涛开始创业,成立了软件企业烽火志城,年销售额达一亿左右,两年后被大唐电信收购。此后,他创办了一家软件开发公司,

“不仅仅做服务运营商的产品,而且做服务老百姓的快消类产品”,如摄像头、电子书。 

2012年,常涛和中欧商学院的校友发起成立了中关村天使投资百人会,任执行会长之一。常涛投资的多为TMT和互联网等“高端”行业。 

刘学颂的痛苦却让常涛兴奋不已。常涛调查发现,北京的废品回收几乎全部是个人行为,没有企业涉足。“行业粗放,没有巨头和成型模式,这种草莽状态背后蕴含大机会,我很喜欢。”常涛说,这行的逻辑是一定要先有渠道才有工厂。 

有过多年国外生活经历的常涛借鉴了国外的饮料回收机模式。然而,中国和国外的回收生态完全不同:发达国家的废品免费获取,仅靠再生品即可盈利,塑料瓶、玻璃瓶等被回收后会自动分类,投瓶人会得到打折券、积分等奖励,返还的优惠券、打折卡不会给回收企业增加成本。而在中国,饮料瓶要花钱买,积分换不到老百姓的积极性,所以要有充值和返利的模式。为提高消费者积极性,上线不久的智能回收机收购价格比社区高,如一个500毫升的饮料瓶,小区五六分钱一个,回收机的回收价是一毛。初期,成本昂贵的智能回收机一天收的塑料瓶甚至还没有一个私人收的多,瓶子本身的利润仅够物流成本。 

可那又怎样?互联网思维本来就是要“羊毛出在猪身上,让牛去买单”。 

盈创试图靠组合营销实现盈利,即环保理念加百姓使用。去年,盈创智能回收机投放市场不到一年,有400万人次使用。“这很像互联网的点击量,点击量高网站就有价值。智能机的用户量相当于网站400万的点击量,这个过程中我可以传递很多信息,这个信息是有价值的。”常涛说。 

不难发现,智能饮料瓶回收机两侧现有怡宝的形象广告。怡宝作为饮料企业和饮料瓶回收业务相关,且怡宝一直在打造公益形象,和回收机的环保理念契合。盈创还会和饮料公司合作搞活动,如投瓶者喝一瓶怡宝矿泉水,公司给贫困地区捐一瓶水等。 “现在广告收入占70%,活动收入占30%,饮料瓶本身不盈利。”常涛的下一步计划是卖大数据。他希望,盈创收集的大数据可以直接为饮料生产企业提供决策支持。比如,哪些品牌的饮料最畅销、哪些品牌的饮料最受哪类人群欢迎、什么时间是饮料的销售旺季等,企业皆可根据这些数据做出生产销售方面的决策。“这种方式提供的价值要远高于废瓶子提供的价值。”常涛说,而通过充值,微信互动,盈创慢慢会完善消费者的手机号、微信号、年龄、性别、职业等信息,这些信息有利于企业做精准营销。 

“渠道为王”,是共识。然而,智能回收机只能解决饮料瓶回收,其它生活垃圾如何进入盈创的渠道?

 


【变宝网-再生资源行业最具影响力的电子商务平台】
热门产品(按字母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