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>>>

京津冀产业转移如何避免“污染夹带”?

变宝网7月19日讯

近日,工信部下发了《京津冀产业转移指南》,在文件中注意到,生态文明建设必然是产业转型的基础,而如何避免“产业转移”可能产生的“污染转移”这一既有先例,已经受到业内外人士的高度重视。

“污染夹带”原罪

聚焦京津冀,高科技产业汇聚北京,循环经济产业已成为天津的城市品牌,而河北省依然受困于去产能、去库存、减排放等目标任务。

“绿色循环低碳发展,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然要求,要想实现区域经济的可持续发展,就要实现工业转型升级,以及循环经济的法治完善,否则‘污染转移’将重演!” 在此前的一个论坛上,工信部节能与综合利用司司长高云虎讲到。

高云虎对京津冀产业转型的方式一直保持高度关注。

据介绍,近年来,河北省依托工业,经济效益逐年攀升,同时也为周边城市消纳污染源提供了场所,一定程度上带动了地区产业转型升级。但是,随着众多工业污染源企业的转移,该省高投入、高耗能、高排放的发展模式并没有摆脱。不仅是本省的原有工业,纵观整个京津冀地区,中国重化工业在这里高度集中。

相关数据显示,中国最多的水泥厂、玻璃厂、发电厂、制药厂,以及矿山、钢铁企业集中在京津冀地区。从固体废物的角度来看,京津冀地区中的北京、张家口、承德、唐山等地区拥有超过30亿吨的金属矿山废物存量,以及超过50亿吨的工业固体废弃物存量。

治污的园区路径

近年来,京津冀环境治理效果虽然显著,但更多的是通过行政手段转移污染企业的污染物,以保证重点地区的环境质量。

由于各方过分着眼于本地区的利益,因此,并没有统一协调和规划地区污染物综合处置方案。多家再生资源企业负责人坦言,他们对这一地区的市场前景普遍看好,但是,政府缺乏统一规划,缺乏强有力的支持、引导,仅靠市场的调节,很难有效发挥企业和市场的能效匹配。另外,有时多个部门同时介入,也制约了相关项目落地。比如,城市固废由环卫部门负责收运,到了回收环节却由商务部门管理,进入加工再利用的环节,又归发改委管理,在项目审批上,更是涉及工商、公安、城管等多个部门。

京津冀产业转移如何避免“污染夹带”?

“京津冀要想避免‘污染转移’,实现固废利用内循环,达到可持续发展目的,就需要根据区位功能,设置不同方案。”循环经济专家周汉城表示,大首都圈中的两个直辖市,拥有技术、人才、市场优势,在工业固废、再生循环产业方面,可快速建立产业园区,并充分发挥科技创新优势,以及现有循环经济产业园发展经验,将目前分散、低效的企业集中起来,向高效化、规模化、高值化、集约化转变。

提升管理部门的整体协调度,通过园区形式,将回收、加工再生、高值化利用、无害化处理等各个环节连接起来,有利于形成绿色循环产业链。在这个区域,目前具有代表性的是天津子牙循环经济产业园。此外,北方(定州)再生资源产业基地,集中了橡塑深加工、废旧机械电子拆解加工、报废汽车拆解等多种垃圾资源化板块;曹妃甸再生资源产业园,囊括了废旧钢铁产品加工,废旧有色金属、电子电器产品再生利用,并建立了资源物流贸易等相关产业。除此之外,廊坊、邯郸、唐山、邢台等城市都建立了自己的资源再利用产业园,项目涉及废塑料、废五金、稀有金属等多个领域。

打造资源循环链

借助园区,以循环经济产业的发展思路,极大提升了区域经济的发展。与此同时,还要完善城市固废、工业固废的“收运处体系”,通过建立信息平台,在物流的串联下,使园区外零散企业固废得以聚拢,这就涉及平台建设。

垃圾资源化平台建设,可以把企业固废存量,以及资源再生企业,还有物流企业的资源通过大数据分析,即时显示垃圾资源化的供需关系,以及产业链中项目企业的完整性,政府相关部门、园区招商管理等单位可随机应变,打破现有供需不平衡,以及行政区划分的壁垒。

这不仅能将生产企业、回收企业、再利用企业高效连接,同时也可以促进商业模式发展,刺激科技创新企业加入。

发展这一模式,具体而言,因为京津冀物流产业发展相对成熟,在电子商务领域的经验也值得借鉴。因此,通过第三方物流支撑,带动市场化运营应该被看好。

“京津冀应借助这次产业转移的契机,率先建立资源循环利用体系。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环资司司长吕文斌此前对谈到,在京津冀地区,通过构建产业与基础设施的循环链,实现废弃水、气、热的资源化处理,以此促进城市生产和基础设施中的园林绿化、交通体系、建筑体系对资源的循环利用。专家由此相信,借助并做细、做扎实循环经济的发展思路,在京津冀一体化建设中,跳出并摆脱“污染转移”窠臼完全有可能、有条件。


【变宝网-再生资源行业最具影响力的电子商务平台】
关键词:
热门产品(按字母):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